湖南省第二人民医院
当前位置:首页 > 医院概况 > 医院文化

赴一场青春


作者:(14病室 程伟) 发布时间:2016-11-08 来源:本站

   穿过这寂静的夜,终于将晚夜班告一段落。我瘫软着身体,坐在沙发上,硬撑着沉重的眼皮不肯睡去。这时候再没有多余的力气去洗个热水澡,又不想带着满身的病菌去侵犯我的床。于是,多少个这样相似的凌晨,我像个傻瓜一样,就这么静静呆坐着,不想动,不能动。最后的结果或许是蜷缩在这绵软的沙发沉沉睡去,直到天明,醒来后便开始唾弃这样慵懒的自己。

   我不知道自己是何时变得如此懒惰,我只知道,每当看到镜子中头发蓬乱,面容憔悴,眼皮浮肿的一张脸,我常常是不忍责备的。眼前这张苍白的脸,在经历了无数的熬夜之后,渐渐失去它原有的光泽和胶原蛋白。眼前这条路,我走得越远,越发现遥不可及。曾言之凿凿不怕苦,也曾信誓旦旦往前冲,却不只一次想过要回头,但又无法否定之前所作的所有努力。毕竟在我一无所有的年纪里,我几乎在挥霍我的所有,时间和青春。幸好,我们日夜坚守的岗位,不只有无尽的黑暗,每一轮初升的朝阳都能燃起新的希望,支撑我们继续前行。

   让我来告诉你,为什么如此频繁的伤医事件和恶劣的工作环境都没有促使我们脱掉这身白褂。凌晨三点,当我们听着此起彼伏的监护声紧张忙碌时,急诊收上来一台手术。患者是一位年仅十岁的小姑娘,在浴室洗澡时,被风刮下来的玻璃扎破股动脉,匆忙中家人送医,在我院行急诊手术。下手术就醒了麻醉,不吵不闹,只是一直问妈妈在哪里,我们跟她解释妈妈在外面,但不能进来,等她病好了马上就能见到。十岁的年纪,我想她是根本不能理解妈妈为什么不能陪着她的,但她只是懂事地点点头,拜托我转告她的妈妈,她很乖也没有哭,手术一点都不痛,让妈妈别担心。我一边答允一边摸摸她的额头说了句:你真勇敢。她咧嘴笑了:护士阿姨,你真好。这简单的一句话,让我们暂时忘了漆黑的夜里强忍的睡意,黑夜或许冗长,等待着的却是黎明的曙光。

   我以为这么普通的我最适合成为高楼林立里一位普通的小白领,朝九晚五,没有任何意外,也不会有什么惊喜。我以为生活本该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但命运的安排总是不按套路,白领变成了白大褂,昼夜颠倒替代了朝九晚五。最敏感的消毒水气味,最排斥的尖锐报警声,最害怕的血肉模糊......所有这些都充斥着我的日常。甚至最悲惨的生离死别,最丑陋的人性较量,在这里,都能看得清清楚楚,真真切切。

有时很无奈,觉得愧对天使的名号,在一些未被攻破的重大疾病面前,个人的努力微乎其微。有时也很满足,当一个求生欲望很强的眼神向你投来,你握着那双无助的手,报以坚定安慰的目光,这一刻,无疑勾勒出一副最温暖的画面。

   朋友们开玩笑:见了那么多生离死别,人情冷暖,你会不会有一天变得麻木不仁?我想,我唯一的改变,是越来越体会到生命的脆弱和珍贵,所以我也将越发地珍惜我现在拥有的最宝贵的一切。

如果给你一次机会重新选择,你是否还会意气风发地走进这个生命的漩涡?我不知道,我想你也不确定。青春这块石板,似乎要如此费力,才能留下点什么。




© 2009 www.hnnkyy.com 湖南省脑科医院(湖南省第二人民医院)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4917号 湘卫网申字(2014)第046号站点地图 |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