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省第二人民医院
当前位置:首页 > 医院概况 > 医院文化

要想不上夜班 就得上好夜班


作者:(精神科五病室 罗丹) 发布时间:2016-11-08 来源:本站

   今天上夜班,上班前我发了一条朋友圈“熬夜对身体不好,我建议通宵”,然后定位了我们医院。大家纷纷点赞留言,行业外的人觉得搞笑有意思,而行业内的人随之而来的是诸多对夜班的吐槽和对我的激励,我一下子百感交集。

   我在一所三甲医院上班,工作两年多了,每个月至少四个晚班,八个夜班,已经数不清上了多少套晚夜班了。夜班,像是一场我们护士永远也醒不了的梦。

   相信很多护士有跟我一样的经历:今天夜班,基本上晚上九点上床睡觉,这个时候越是想睡越是睡不着,在床上翻来覆去,经常快到十二点也无法安然入睡,终于将筋疲力尽,得以渐入梦乡。而此时,闹钟声突然响起,人猛得惊醒,睁开眼想了好一会儿才明白接班的时间快到了。接班以后下半夜最难熬,不知不觉睡意就袭来了,有时候觉得忙起来还好,一下子天就亮了。下夜班的那天,没有特殊的事,我基本都在睡觉,不要以为我们这样很好,可以多睡很久,有时候刚刚准备睡,又在想夜班还有什么没有完成的。血糖测了吗?护理记录写了吗?真不是我们对自己不够自信,而是我们对于工作永远不抱侥幸,对患者心存责任,对生命充满敬畏,护士工作容不得分毫离错。而且长时间的神经紧绷,很难进入到深度睡眠,通常情况下都会很疲惫。这就是我习以为常的整个夜班生活。盼望着,盼望着,这轮的夜班终于平安度过,而下一轮的夜班正悄无声息的靠近。

   朋友圈发过之后,其中有一位工作十几年的老护士给我留言:要想不上夜班,就得上好夜班。这句话意味很深长。

   我扪心自问,工作两年的我上好了夜班吗?我凭什么不上夜班呢?现在夜班已经成为了我的家常便饭,许多操作已然信手拈来。有一个伍娭毑在我们科室住院很多年了,她一身的病,乳腺癌、糖尿病、舞蹈症、右髋关节感染等等,常年卧床不起。她的老伴赵嗲知道其实已经无法治愈,但是为了心安还是坚持将伍娭毑安置在医院照顾。而伍娭毑疾病繁多,免疫力低下,她的输液成了我们科室的“老大难”,有些老护士也无法一针见血。那还是我初到科室上班的时候,轮到我上夜班,恰巧伍娭毑留置不易的留置针拔了,而且当晚还有一个Q8h抗感染的消炎药需要输液。我虽然有时候碰着运气给伍娭毑输液采血成功,可是很多时候我是落败而归的。再难我也得硬着头皮上,我试了几针还是没有扎中,急得我大冬天的都出汗了。我看到赵嗲眼神里的心疼,却也没有忍心责备我。我只好去找楼下的姐姐帮忙,她们有两个人值班,我找了其中一位。这位姐姐用了一会儿时间,最后终于成功了。特别是她表现得不急不躁,不疾不徐,那种发自内心的自信和稳重是当时的我怎么也学不来的。现在想来,我才终于明白老护士给我留言的深意了。

    护士上夜班是职业生涯成长中的一个必经之路,夜班可以加强我们观察病情的能力,提高独立处理问题的能力,得以独当一面。一切都了然于心,一切都应对自如,才算是上好了夜班,才有可能不上夜班。你可以应聘责任组长,可以担任主班护士,可以竞选护士长,可以从事护理科研,可以兼职学校护理教师等等。人生有许多选择,在于你怎么去看,怎么去做。给我留言的这位老师已经凭借自己的资历和能力不用上夜班了,我很羡慕,但是资历和能力是伴随皱纹一起来的,所以年轻的我们别急,别抱怨,慢慢来,靠自己。

   熬夜对身体不好,我建议通宵,只是我对上夜班开的一句玩笑话,却收获了“要想不上夜班,就得上好夜班”的真谛。希望终有一天我们将实现睡一个好觉的美梦。                   



医院概况

就医指南

© 2009 www.hnnkyy.com 湖南省脑科医院(湖南省第二人民医院)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4917号 湘卫网申字(2014)第046号站点地图 | RSS